Sitemap: http://www.atjehnews.com/sitemap.xml

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“中西敘事傳統比較研究”獲結項優(yōu)秀

來(lái)源:社科規劃辦  發(fā)布日期:2022-02-24 09:02   

       一、項目基本情況

       項目名稱(chēng):中西敘事傳統比較研究

       項目類(lèi)別: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

       批準號:16ZDA195

       所在學(xué)科:外國文學(xué)·中國文學(xué)

       項目負責人(首席專(zhuān)家)及單位:傅修延(江西師范大學(xué))

       進(jìn)行時(shí)間:2016.12-2021.12

       最終成果:《中西敘事傳統比較研究》(共七卷)

       代表性論文和論著(zhù):

       1.《物感與“萬(wàn)物自生聽(tīng)”》,《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》2019年第6期;

       2“The ante-narrative on bronze wares and the Chinese narrative tradition”, Neohelicon 2018年第1期;

       3. Chinese Narratologies,Springer出版社,2021年;

       4. 《一時(shí)代有一時(shí)代之敘事——關(guān)于中國敘事傳統的形成與變革》,《文學(xué)評論》2018年第2期;

       5.《論敘事傳統》,《中國比較文學(xué)》2018年第2期;

       6. 《楚帛書(shū)四神時(shí)空屬性再探——兼論中國上古神話(huà)空間優(yōu)勢型時(shí)空觀(guān)》,《文學(xué)遺產(chǎn)》2021年第3期;

       7.《馬克思、布蘭維里耶與生物學(xué)種族主義——論?隆皠倮呤穼W(xué)”的譜系》,《外國文學(xué)評論》2019年第1期;

       8.《要素與關(guān)系:中西敘事差異試探》,《外國文學(xué)研究》2018年第3期;

       9.《敘事與聽(tīng)覺(jué)空間的生產(chǎn)》,《北京師范大學(xué)學(xué)報》2019年第期;

       10.《從八蠻進(jìn)寶瓷瓶看全球化進(jìn)程對敘事傳統的沖擊:兼論熟人社會(huì )向陌生人社會(huì )的轉型》,《文學(xué)跨學(xué)科研究》(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 of Literature),2019年第3期。

       二、研究背景

       傳統的一大意義在于其形成于過(guò)去又不斷作用于當下,為了講好當下的中國故事,需要回過(guò)頭來(lái)認真觀(guān)察自己的敘事傳統,從中汲取有益的經(jīng)驗與養分。此外,要獲得對自身敘事傳統的深刻理解,還須將其與西方的敘事傳統作比較,此即王國維所云“欲完全知此土之哲學(xué),勢不可不研究彼土之哲學(xué)”,他甚至還說(shuō)“異日發(fā)明光大我國之學(xué)術(shù)者,必在兼通世界學(xué)術(shù)之人”。本研究堅持以對中國傳統的討論為主線(xiàn),西方傳統則是以副線(xiàn)和參照對象的方式存在。這種“以西映中”的主副線(xiàn)交織,或許會(huì )比不具立場(chǎng)的“平行研究”更具現實(shí)意義,因為比較中西雙方的敘事傳統,根本目的還是為了深化對自己一方的認識——研究者都不是生活在真空之中,不存在什么立場(chǎng)超然的比較研究。只有把自己與他人放在一起,客觀(guān)地比較彼此的長(cháng)短、多寡與有無(wú),才能發(fā)現自己過(guò)去看不到的盲區,更深入地理解自己“從何而來(lái)”及“因何如此”。

       本研究還有一個(gè)重要目的,這就是糾正20世紀初年以來(lái)低估本土敘事的偏見(jiàn)。眾所周知,歐美小說(shuō)的大量輸入與中國小說(shuō)的現代換型之間存在著(zhù)某種因果關(guān)系,但在效仿西方小說(shuō)模式的同時(shí),一種認為中國小說(shuō)統統不如西洋小說(shuō)的論調也在學(xué)界占了上風(fēng)。如果以大范圍和長(cháng)時(shí)段的眼光回望歷史并與西方作比較,便會(huì )認識到?jīng)]有什么置之四海而皆準的敘事標準──中西敘事各有不同的內涵、淵源與歷史,高峰與低谷呈現的時(shí)間亦有錯落,其形態(tài)與模式自然會(huì )有千差萬(wàn)別,不能簡(jiǎn)單地對它們作高低優(yōu)劣之判斷。中國敘事傳統如崇山峻嶺般逶迤綿延數千年,每個(gè)時(shí)代的每種文體都對故事講述藝術(shù)作出了貢獻,且不說(shuō)史傳、傳奇、雜劇和章回小說(shuō)等人所共知的敘事高峰,過(guò)去只從抒情角度看待的詩(shī)詞歌賦——包括詩(shī)經(jīng)、楚辭、漢賦、樂(lè )府和唐詩(shī)宋詞等在內,其中亦有無(wú)數包含敘事成分的佳作,它們合在一起構成了一座儲藏量極為豐富的寶庫。作為這筆無(wú)價(jià)遺產(chǎn)的繼承人,中國的敘事學(xué)家有條件做出超越國際同行的理論貢獻。一時(shí)代有一時(shí)代之學(xué)術(shù),沒(méi)有走向全面復興的時(shí)代大潮,沒(méi)有歷史創(chuàng )傷的痊愈和文化自信的恢復,就不會(huì )有本研究的應運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 三、主要內容與重要觀(guān)點(diǎn)

       (一)內容概述

       中西敘事傳統比較涉及的范圍廣闊,本研究突破以小說(shuō)為敘事學(xué)主業(yè)的路徑依賴(lài),將中西比較的對象擴大到包括作為初始敘事的神話(huà)、民間種種涉事行為與載事器物、戲劇與相關(guān)演事類(lèi)型、含事詠事的詩(shī)歌韻文以及小說(shuō)與前小說(shuō)類(lèi)小說(shuō)等。擴大研究范圍是因為如果完全依賴(lài)以語(yǔ)言文字為載體的敘事文本,無(wú)視匯入中西敘事傳統這兩條歷史長(cháng)河的八方來(lái)水,對它們所作的比較研究無(wú)法達到應有的深度與廣度。本研究當然不可能囊括所有的敘事載體,選擇以上對象作中西比較,是因為我們在工作中發(fā)現它們與敘事傳統的形成有著(zhù)不容忽視的強關(guān)聯(lián):神話(huà)是人類(lèi)最早的講故事行為,在敘事史上的鑿空作用自不待言;民間敘事作為“在野的權威”和“地方性知識”,對敘事傳統的形成有一種潛移默化地影響;戲劇在很長(cháng)時(shí)期內一直是大眾接受故事的主要來(lái)源,其在社會(huì )各階層的傳播遠超別的敘事形態(tài);詩(shī)歌的敘事成分經(jīng)常被其抒情外衣所遮蔽,因此有必要彰顯其“講故事”屬性;小說(shuō)及其前身一直是敘事傳統最重要的體現者,更需要在前人工作基礎上予以深化和推進(jìn)。

        (二)重要觀(guān)點(diǎn)

       1. 中西文化在感官倚重上的不同,導致敘事形式各有不同

       既然是對中西敘事傳統作比較研究,就一定要找出兩者差異的根源所在。中西敘事的不同源于各自的語(yǔ)言觀(guān)、形式觀(guān)乃至相關(guān)觀(guān)念后面的文化,而歸根結底又是因為中西文化在視覺(jué)和聽(tīng)覺(jué)上各有倚重。在聽(tīng)覺(jué)模糊性與視覺(jué)明朗性背景之下形成的兩種沖動(dòng),不僅深刻影響了各自的語(yǔ)言表述,而且滲透到中西文化中人對事物的認識之中。以故事中事件的展開(kāi)方式為例,趨向明朗的西式結構觀(guān)(源自亞里士多德)要求保持事件之間的顯性和緊密的連接,順次展開(kāi)的事件序列之中不能有任何不相連續的地方,這是因為視覺(jué)文化對一切都要作毫無(wú)遮掩地核查與測度;相反,趨向隱晦的中式結構觀(guān)則沒(méi)有這種刻板的要求,事件之間的連接可以像“草蛇灰線(xiàn)”那樣虛虛實(shí)實(shí)斷斷續續,這也恰好符合聽(tīng)覺(jué)信息的非線(xiàn)性傳播性質(zhì)。所以西式結構觀(guān)一味關(guān)心代表連貫性的“連”,而中式結構觀(guān)中除了“連”之外還有“斷”。用文化差異來(lái)解釋敘事并不新鮮,從感覺(jué)倚重角度入手卻是首次。課題組多年來(lái)致力于探討中國敘事傳統的發(fā)生與形成,一直在念茲在茲地思考為什么它會(huì )是如我們今天所見(jiàn)的這種樣貌,接觸到麥克盧漢的“中國人是聽(tīng)覺(jué)人”之論后,感到他的猜測與團隊此前的認識多有契合,中國傳統敘事的尚簡(jiǎn)、貴無(wú)、趨晦和從散等表現,只有與聽(tīng)覺(jué)的模糊性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才能理得順并說(shuō)得通,將“媒介即信息”(感知途徑影響信息傳播)這一思路引入研究,許多與中國敘事傳統有關(guān)的問(wèn)題獲得了更為貫通周詳、更具理論深度的解答。

       2.生產(chǎn)方式對敘事傳統亦有影響,新形勢下的中國敘事應與時(shí)俱進(jìn)

       不同的生產(chǎn)方式導致了不同的中西敘事傳統。西方人歷史上大多為海洋與游牧民族,他們習慣于在草原、大海與港灣之間穿行,其講述的故事因而更多涉及遠方、遠行與遠征。相比之下,農耕文化導致國人更為留戀身邊的土地家園與熟人社會(huì )。出門(mén)在外必然造成有違人性的骨肉分離,人們因而更愿意遵循“父母在,不遠游”和“一動(dòng)不如一靜”的古訓。在安土重遷意識的影響下,離鄉背井的出游成了有違家族倫理的負面行為,遠方異域和陌生人的故事自然也就沒(méi)有多少講述價(jià)值。由于敘事傳統的慣性作用,我們這邊直到晚近仍然熱衷于講述熟人熟事,以異域遠方為背景的敘事作品堪稱(chēng)鳳毛麟角,人們習慣欣賞的仍是國門(mén)之內的“這邊風(fēng)景”(王蒙有部反映國門(mén)內故事的長(cháng)篇小說(shuō)就叫《這邊風(fēng)景》)。

       古代敘事較少涉及出游、遠征與冒險,表面看來(lái)似乎說(shuō)明國人缺乏勇氣與冒險精神,但實(shí)際上這是順應時(shí)勢的一種大智慧。古代中國人主要是農民,男耕女織的田園生活能維持基本的衣食自給,這種無(wú)需外求的生活導致我們的祖先缺乏對異域的向往與好奇。中國能夠一步一步地發(fā)展到今天這個(gè)規模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前人選擇了穩扎穩打的發(fā)展模式。不過(guò)放眼未來(lái)發(fā)展,形成于農耕時(shí)代的中國敘事傳統亟待變革。全球化已是當前世界的大勢所趨,一個(gè)國家如果沒(méi)有大批視野宏闊、胸懷天下的國民,不可能創(chuàng )造出良好的外部發(fā)展環(huán)境,而一國之民擁有何種視野與胸懷,是否對外部世界抱有強烈的好奇心與濃厚的興趣,又與國民經(jīng)常傾聽(tīng)什么樣的故事有密切關(guān)系。

       3.中華文明垂千年而不毀,與中國敘事傳統的群體維系功能有關(guān)

       中華文明之所以在世界古文明中碩果僅存,中華民族這一人數最多的群體之所以存續至今而未分裂,與我們敘事傳統的維系功能大有關(guān)系。世界上沒(méi)有哪個(gè)民族不會(huì )講故事,但不是所有的民族都能把自己的故事講好,許多民族都曾以自己為主導發(fā)展成規模極大的群體,后來(lái)卻因內部噪音太多而走向四分五裂。與此形成鮮明對照,中華民族作為一個(gè)群體,其發(fā)展歷程雖然也是人數越聚越多,圈子越劃越大,但這個(gè)圈子并沒(méi)有像其他圈子那樣因為不斷擴大而崩裂,這與我們祖先善于用故事激發(fā)出群體感有關(guān)。

       中國故事關(guān)乎“中國”,這一名稱(chēng)從一開(kāi)始就預示了“中國”不會(huì )永遠只指西周京畿一帶黃河邊上的小地方,秦漢以來(lái)中原以外地區不斷“中國化”的事實(shí),讓我們看到中心對邊緣、中央對地方具有難以抗拒的感召力與凝聚力。還要看到漢語(yǔ)中“中國”之“國”是與“家”并稱(chēng),這一表述的潛在意思是邦國即家園,國家對國人來(lái)說(shuō)是像家一樣可以安頓身心的溫暖地方。由于中華民族內部存在著(zhù)“剪不斷,理還亂”的親緣關(guān)系,中國歷史上很少發(fā)生主體民族對少數民族的無(wú)故征伐與屠戮,因而也就沒(méi)有世界上一些民族間那種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。中國歷史上不是沒(méi)有出現過(guò)分裂,而是這種分裂總會(huì )被更為長(cháng)久的大一統局面所取代;中華民族內部也不是沒(méi)有出現過(guò)噪音,而是這些噪音總會(huì )被更為強大的和諧之聲所壓倒。歷史經(jīng)驗告訴國人,分裂戰亂導致生靈涂炭,海晏河清才能安居樂(lè )業(yè),因此家國團圓在我們這里是最為人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故事結局。一般情況下老百姓不會(huì )像上層人士那樣關(guān)心政治,而在中國,統一卻是從上到下的全民意志,有分裂言行者無(wú)一例外被視為千秋罪人,這一敘事傳統從古到今沒(méi)有變化。

       四、學(xué)術(shù)價(jià)值和應用價(jià)值

       (一)為建構更具普適性的敘事學(xué)理論體系鋪平了道路

       本研究最重要的學(xué)術(shù)價(jià)值,在于通過(guò)中西敘事傳統的比較,為建設更具普適性的敘事理論體系奠定了方法論基礎。敘事學(xué)在西方興起之初,一些學(xué)者效仿語(yǔ)言學(xué)模式總結過(guò)各種各樣的“敘事語(yǔ)法”,但這些嘗試最終都歸于失敗,原因主要在于“取樣”的范圍過(guò)于褊狹。要想讓一門(mén)理論具備普遍適用性,創(chuàng )立者須有包容五湖四海的胸懷。但西方敘事學(xué)主要表現為對歐美敘事規律的歸納和總結,驗之于西方之外的敘事實(shí)踐未必全都有效。所以中國學(xué)者在探索普遍的敘事規律時(shí),不能像西方學(xué)者那樣只盯著(zhù)西方的敘事作品,而應同時(shí)“兼顧”或者說(shuō)更著(zhù)重于自己身邊的本土資源。這種融會(huì )中西的理論歸納與后經(jīng)典敘事學(xué)兼容并蓄的精神一脈相承,可以讓誕生于西方的敘事學(xué)接上東方的“地氣”,成長(cháng)為更具廣泛基礎、更有“世界文學(xué)”意味的理論學(xué)科。通過(guò)深入比較中西敘事傳統,有可能實(shí)現對敘事規律的總體歸納,實(shí)現對敘事各層面各種可能性的全面總結,這樣的敘事學(xué)才能真正發(fā)揮理論指導實(shí)踐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 (二)為敘事傳統比較與中國話(huà)語(yǔ)體系建設厘定了關(guān)鍵概念

       本研究的另一學(xué)術(shù)價(jià)值,是為中西敘事傳統的比較研究確定了一套常用的概念體系,這對建設有別于西方的中國話(huà)語(yǔ)體系也有重要意義。?轮赋鲋挥性(huà)語(yǔ)創(chuàng )新和范式轉換才有可能導致真正意義上的“創(chuàng )始”,課題組朝此目標邁出一大步,對以下四個(gè)關(guān)鍵性概念作了專(zhuān)門(mén)論述。其一為“敘事”,此前對其的認識多從語(yǔ)義出發(fā)而未深入本質(zhì),本研究將其還原為講故事行為,指出敘事最初是一種訴諸聽(tīng)覺(jué)的信息傳播,萬(wàn)變不離其宗,不管傳媒變革為后世的敘事行為增添了多少手段,從本質(zhì)上說(shuō)它們都未擺脫對原初“講”故事行為的模仿。其二為“敘事傳統”,課題組對這一概念作了首次界定,將其定義為世代相傳的故事講述方式——包括敘事在內的所有活動(dòng)都會(huì )受慣性支配,慣性力量導致“路徑依賴(lài)”不斷自我強化,對故事的講述習慣就是這樣逐步發(fā)展成敘事傳統。其三為“中國敘事傳統”,課題組認為始于先秦時(shí)代的重視記言、多用引征、意象與隱喻,提倡簡(jiǎn)練與含蓄等,影響了代復一代的敘事,成為中國敘事傳統的顯性特征。其四為“西方敘事傳統”,學(xué)界包括西方從未梳理這一對象,課題組對其作了系統考辨,指出古希臘羅馬文學(xué)之所以在西方敘事史上產(chǎn)生巨大深遠的影響,原因在于它為未來(lái)的故事講述奠定了方法論基礎。

       (三)為本領(lǐng)域及相關(guān)研究開(kāi)辟出新的資料文獻來(lái)源

       敘事如羅蘭·巴特所言存在于一切地方,魯迅曾說(shuō)為官方所不屑的稗官野史和私人筆記,從某種意義上說(shuō)要比費帑無(wú)數、工程浩大的欽定“正史”更為真實(shí)。本研究專(zhuān)辟“民間敘事傳統”這一子課題,把以往不受關(guān)注的民間譜牒等納入敘事研究的視野,課題組通過(guò)實(shí)地調研和網(wǎng)絡(luò )搜尋等手段,從中國國家圖書(shū)館和世界數字圖書(shū)館等收集到中西私修家譜數百套。尤為值得一提的是,本研究還將目光投向語(yǔ)言文字之外的陶瓷圖像,陶瓷器物上的人物故事圖因具有“以圖傳文、以圖演文、以圖補文”的功能,加之萬(wàn)年不腐帶來(lái)的高保真特性,可以作為文字文獻的重要補充。瓷器為中國的物質(zhì)符號,瓷都景德鎮就在課題組多數成員的家鄉江西,本研究充分利用了這一本土優(yōu)勢。此外,課題組成員這幾年遍訪(fǎng)國內外博物館、研究所、展覽會(huì )、古玩店與拍賣(mài)行等,通過(guò)現場(chǎng)拍攝、網(wǎng)站搜索及向私人收藏家購買(mǎi)等多種途徑,收集到中西陶瓷圖片8000余幅,其中包括中國外銷(xiāo)瓷和“中國風(fēng)”瓷上的1500幅圖像,它們構成16至19世紀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文獻。眾所周知,景德鎮生產(chǎn)的瓷器在全球有最早也最廣泛地流通,許多歐洲人之所以知道中國文化,最初便是通過(guò)景德鎮外銷(xiāo)瓷上的人物故事圖。為了將陶瓷圖像與其他材質(zhì)的圖像進(jìn)行比對研究,課題組還收集了大量漆器、金銀器、玉雕、木雕、竹雕、磚石雕、象牙雕、木版年畫(huà)、壁畫(huà)、糕模等民間器物上的圖像,并對其進(jìn)行了分類(lèi)整理,建成了一座非語(yǔ)言文字的民間器物圖像數據庫。

        五、首席專(zhuān)家簡(jiǎn)介

       傅修延,文學(xué)博士,江西師范大學(xué)資深教授,博士生導師,國家社科基金會(huì )議評審專(zhuān)家,中國中外文藝理論學(xué)會(huì )敘事學(xué)分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。敘事學(xué)相關(guān)著(zhù)作有《講故事的奧秘》(1993、2020)、《先秦敘事研究》(1999、2007)、《敘事:意義與策略》(1999)、《文本學(xué)》(2004、2005)、《中國敘事學(xué)》(2015、2016年中文版,2020年斯普林格出版社英文版)和《聽(tīng)覺(jué)敘事研究》(2021)等。專(zhuān)著(zhù)《濟慈詩(shī)歌與詩(shī)論的現代價(jià)值》入選2013年“國家哲學(xué)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成果文庫”,專(zhuān)著(zhù)《中國敘事學(xué)》和論文《元敘事與太陽(yáng)神話(huà)》獲教育部人文社科獎二等獎與三等獎,論文《為什么麥克盧漢說(shuō)中國人是“聽(tīng)覺(jué)人”——中國文化的聽(tīng)覺(jué)傳統及其對敘事的影響》入選《<文學(xué)評論>六十年紀念文選》,主持完成過(guò)五個(gè)國家社科基金項目(其中重點(diǎn)與重大各一),七次獲得江西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優(yōu)秀成果獎一等獎。

(編輯:洪冰)

版權所有:江西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界聯(lián)合會(huì )  贛ICP備06007514號 贛ICP備1007824號-1

地  址:江西南昌洪都北大道649號  郵  編:330077  聯(lián)系電話(huà):0791-88595983